引 領 青 年 力 量 登錄 / 注冊
首頁 > 要聞 > 正文

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| 10年民宿創業路,他先苦后甜,這位回鄉創業的新農人帶火了烏鎮“村落式民宿”新業態

眼下馬上就是暑期了,旅游旺季即將到來,民宿度假一直是近些年游客的首選之一,烏鎮“那年晚村”民宿的負責人胡勇在旺季之時放下了手中的工作,趕來參加日前舉辦的嘉興市農村青年新產業、新業態培訓班,向專家學習創業經驗并與到場的50余位創業新農人分享創業“金點子”。
2020-07-10 12:37:27  來源:浙青網-青年時報  作者:記者 羅丹   編輯:孟泓穎

濃濃水鄉情

新農人返鄉創業

烏鎮“那年晚村”民宿的創始人胡勇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新農人,他有著10年的民宿經營經驗,從自家民房的農家樂到如今烏鎮首個“村落式民宿”,10年間房價翻了近10倍,入住率還從30%增加到了80%,胡勇正走在自己的民宿致富之路上。

胡勇與民宿的故事還要從10年前說起,那時上海世博會輻射烏鎮旅游業發展,以民宿為典型的農村創業項目也如雨后春筍般迅速萌芽。在外打工的胡勇從手機新聞上看到了有關烏鎮的報道,了解到有越來越多的人來烏鎮旅游,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烏鎮人,在外打拼13年的他看到了創業機會,也終于可以直面心中那份舍不下的水鄉情懷。于是胡勇辭掉了桐鄉星級酒店工程管理員的工作,決定返鄉創業。

回到老家烏鎮后,由于打工的工資每月只有兩三千塊錢,“月光”的生活讓胡勇幾乎沒有存款,更不要說創業投資了,胡勇只好用自家的三層農建房開起他的第一家民宿。“3樓自住,樓下兩層經營民宿,4間房起步,沒有重新裝修,一張床、一個電視、一個空調就組成了一間客房。當時一家五口人都擠在3樓住,還時不時有噪音休息不好,游客進出也讓安全性降低了。”胡勇回憶說,當時整個烏鎮在運營的民宿僅有100多家,民宿就開在路邊,不需要什么宣傳,每逢周末和節假日,只是招待過路的游客就足以客滿。那時,因為運營成本低,利潤也不錯,胡勇嘗到了開民宿的甜頭。

從2010年開始,胡勇陸續開了3家民宿,在他的帶領下,老婆和弟弟都相繼成為了他的民宿合伙人,身邊的很多朋友也在近些年回到烏鎮做起了民宿生意。胡勇說:“目前,烏鎮在運營的民宿已有600多家,是10年前的6倍,這其中大部分都是創業返鄉的新農人開的,他們以前有的是在單位上班的,有的是做點小生意的,也是近幾年看到烏鎮的游客越來越多,很多年輕人都選擇返鄉創業了。”

千萬元投資3家民宿

曾在困難中前行

4年前,胡勇決定再開第3家民宿,雖然有一點民宿創業經驗,但這次能否成功還是未知,要知道開首家“村落式民宿”并非易事。胡勇算過一筆賬,租下舊房、改造裝修、置辦家具,一共需要1200萬元的投資成本。如此之大的投資讓胡勇聽到了很多反對的聲音,回報周期長、沒有“村落式”民宿范本、危房改造成本高,這些都是胡勇需要面對的難題。

可實際遠比想象中的更難,為了租下心儀的房子,胡勇需要找到9位土地所有者,分別和9位房東簽訂租房合同,他回憶說:“這9個人中只要有一個人不同意,合同簽不了,我的民宿也就‘泡湯’了。前前后后擬合同上門拜訪了無數次,終于租下了這片院子。”

僅僅是租下了房子還遠遠不夠,又一個棘手的問題出現了,胡勇租下的舊房均是房齡超過40年的重度危房,已經不能住人了,舊房改造迫在眉睫。胡勇請來杭州設計公司對房屋進行加固,可矛盾卻出現了,施工方為了控制投資成本,提議鋼結構加固,但胡勇認為成本更高的鋼筋混凝土加固方式能夠大大提高安全性。爭執再三,頂著投資成本翻倍的壓力,胡勇最終堅持了自己的選擇。

成了烏鎮民宿的“范本”

帶火了烏鎮民宿新業態

2017年5月,胡勇的第三家民宿“那年晚村”正式對外運營,4棟民房共有30間客房,還有一個3畝大的院子,烏鎮第一家“村落式民宿”與游客見面。

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| 10年民宿創業路,他先苦后甜,這位回鄉創業的新農人帶火了烏鎮“村落式民宿”新業態

“那年晚村”民宿。

胡勇把酒店外部的泳池照片放在攜程、去哪兒網等網絡預定平臺進行宣傳,民宿少有的泳池一下子吸引來了不少游客,剛開始營業,“那年晚村”就一炮而紅,成了烏鎮民宿的“爆款”,還曾先后獲得2017年浙江省金宿級民宿、2018年度烏鎮最美民宿、浙江省金宿級民宿等榮譽。

客源從最早的江浙滬游客到如今吸引北京、黑龍江、廣東、江西等多地游客,甚至還有國外游客也紛至沓來。“現在除了烏鎮景區外,民宿度假也成了吸引游客前來的又一大亮點,很多游客在網上看到我們的民宿,很向往鄉村生活,也可能不會去到景區,只在民宿里小憩幾天。”他介紹說。

令人高興的是,除了新游客的不斷涌入,來民宿的回頭客還有兩成以上。其中有一個VIP顧客讓胡勇印象深刻,這位江西游客已經來“那年晚村”30次了,每逢假期他都會帶上親戚朋友,從江西特地過來民宿小住幾天。在胡勇心里,他不僅是特級VIP客戶,也成了好朋友。

不僅如此,“那年晚村”也成了明星、網紅的“打卡”熱門地,特設的公共區域為年輕人提供了“轟趴”場地,尤其是到了畢業季,胡勇的民宿總是一片歡聲笑語,民宿生意也越做越紅火了。

可今年的疫情卻讓胡勇的民宿入住率出現了斷崖式的下跌,這讓胡勇又一次轉變了營銷思路。胡勇決定借助抖音、快手這樣的直播平臺為民宿“吸粉”,還計劃開發民宿的“周邊娛樂”,加入年輕人喜歡的娛樂項目,這樣一來才有可能再次提高入住率。雖然困難一個又一個,但胡勇卻說:“我從沒想過放棄,辦法總比困難多,所以致富之路也越走越寬了。”

10年民宿致富路 房價翻了10倍

入住率增加了五成

10年的民宿創業之路,讓胡勇感受最深的變化可以用一串數字來表示:“10年前,一間民宿的房價是180元左右,入住率僅有30%,年營收額不到100萬元;10年后,一間民宿的房價是500元到1000元,入住率保持在80%以上,年營收額最高達600萬元。”胡勇高興地說,能夠致富得益于“那年晚村”民宿。

據介紹,胡勇的“那年晚村”民宿在2017年營收額達到了400多萬元,2018年達到頂峰600萬元,2019年有所下滑但仍高于前幾年。

靠著這片3畝大的地方,胡勇走上了創業致富路,也終于可以實現多年前的愿望。“以前打工的時候想得最多的就是,什么時候能出國旅游就好了,可當時工資只有幾千塊錢,想出國看看既沒有時間,也存在經濟壓力?,F在生活富裕了,可以一家人去國外旅游,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。”胡勇高興地說。

版權申明

  凡注有"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"或電頭為"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"的稿件,均為浙青網獨家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、許可不得轉載;已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等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為"浙青網",并保留"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"的電頭,違者我方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版權合作請聯系:0571-28111111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剛剛!《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》表決通過!
下一篇: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| 90后養蜂人返鄉直播帶貨年銷售額達1500萬元,他說:我有個夢,讓更多人知曉家鄉的“秘蜜”

熱點
關注我們
3d试机号后分析汇 广州配资公司招聘 白小姐精选四不像大全 bbinApp下载 山东11选5前三组选走势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推荐号 够力七星彩奖表怎么下载 安徽快3一码遗漏分析 福彩3d和值500走势图 基金配资申请 四川快乐12开奖现场直播